当前位置: 红网 > 红网视听 > 正文

孙骁骁、郑恺、KK携新剧做客红网

2011/5/24 15:51:07 [稿源:] [作者:] [编辑:范子文]

(谈及拍摄的环境,三位主演直言相当艰苦)


     范子文:有时候觉得苦得值得了。
   
     郑恺:我分析一下心态,刚开始去,觉得会怎么这样,为什么来这样的地方,拍着拍着就觉得反正出不去了,就专心的搞创作,在那里人的心会很定,不会想城市浮华的东西,安安心心拍也过来了。
   
      孙骁骁:我记得我走的那天,要赶到上海拍戏,我是凌晨4点走的,走的时候觉得特别的难过,一下子觉得特别舍不得。
   
      郑恺:我们从那里出来以后到上海去拍戏,反而不习惯,到上海看到那么多车都觉得心慌。
   
      KK:看到那个楼那么高,我记得走出来的最后一天,我很开心的走了,但是一个人坐车的时候觉得很不舍,觉得自己的青春真的在延安,就这样走了,觉得我的记忆都在那里,会留恋。
   
      孙骁骁:对,人在最艰苦的环境下,人和人的心会隔得很近,剧组大家都很亲,大家一起吃苦走过来。
   
      郑恺:熟话说的好,没有吃不起苦,只有享不了的福。
   
      孙骁骁:在那么苦的环境下要拍戏,我们在空余时间会想各种娱乐方式,玩玩游戏,晚上星星很漂亮,很大,我们早上基本上迎着朝阳出去,看着星星回来,那种日子现在想起来会觉得很简单很快乐,我走的那天凌晨4点钟街道上没有人,觉得很舍不得,有太多的回忆,满满的都是回忆,连烧烤店的老板都是我们的朋友。
   
      范子文:就那么点大,大家在那边朝夕相处,感受不同的年代,不同的时光背景,这是年轻人没有尝试过的,这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体验。当然我们也要留点时候给网友进行互动,看看网友什么样的问题想在线问到三位朋友的。
   
      网友15321:第一次演戏,骁骁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,可以跟我们讲讲吗?
   
      孙骁骁:其实我觉得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拍爆破戏,印象真的挺深刻的,因为我很害怕,在家过年的时候放烟花爆竹我都不敢,我害怕响声。第一场爆破戏爆破点在我屁股后面,很忐忑,拍了之后我就开始苦,后来我才知道只是开始,到后面还有很多,特别是跟他,他特别的勇敢,我们炸点有火光的,特别的怕。在上海我们俩最后一场戏就是爆破戏,当时我整个脑袋在他这里,炸点在我们前面。
   
      KK:那天我们三个人的位置就是这样的。
   
      郑恺:我们三个站着,炸完之后我找不到她。
   
      孙骁骁:我根本就没起来,特别的害怕。
   
      郑恺:她没起来,已经趴下来了。
   
      范子文:这是人的真实反映。
   
      孙骁骁:对,特别的怕。还有在那边生病发烧,又要赶戏,我记得有一天跟他拍戏,出戏了,说的台词是对的,但是不知道在说什么,导演就说你赶紧回去休息,你不能再拍了,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在赶戏,我就整个人不知道怎么办了,在那个地方医疗条件又不好,没有办法去打点滴,后来郑神医不知道给我吃了什么药,就是每天吃几十片,还有一种神水,把烧给退掉了,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吃了什么药。
   
      郑恺:我妈妈是医生。
   
      范子文:这个可以多的调教一下,这是拍戏拍出来的经验。
   
      郑恺:我们常年在外,必须有一些救急的药。
   
      孙骁骁:特别的恐怖,大大小小形状的药,而且吃了不睡觉的,一堆药吃下去,还有水特别的神奇,是酸的,滴15滴,特别的神奇。
   
      范子文:别看他们说的特别的轻松,其实对于这样的年轻们来说特别的不容易,特别的苦,尤其是骁骁是一个女生,第一次拍戏,当中一些辛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虽然听他们说得特别的开心,但是当中有很多的不容易。正是这部戏《我们青春在延安》,那个时候的年和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成长,带来一些什么不同的教育或者是不同的感觉。
   
      网友3571:说今天三个人的服装好搭。
   
      郑恺:这个完全没有商量的。
   
      KK:那个发布会的时候也是很搭。
   
      郑恺:一来看到他们这样我就生气。
   
      KK:我说下回我们来之前能不能先打电话。
   
      郑恺:在戏里面穿一样就算了,来这里还穿一样。
   
      KK:差不多的发型和衣服。
   
      范子文:说到服装的问题,想问一下三位平时打扮就是这样随性吗?
   
      KK:有的时候会稍微做作一下,下半身做作一下,上半身还是要正式一点。
   
      网友铠甲默默:说今天不卡,在线看得非常的清楚。
   
      孙骁骁:是表扬了红网。
   
      网友铠甲默默:看到郑恺非常的帅,平常穿衣服的时候,给人特别阳光、特别帅气,有没有什么穿衣心得。
   
      孙骁骁:那可多了。
       
      郑恺:就是舒服就好,合大体,跟KK说的一样。
    

      KK:我脱了,万一信号不好的时候会以为我们俩是一个人,我穿的是白色。
   
      郑恺:按照心情来,心情好就穿艳一点,稍微庄重一点就带点黑白色。
   
      范子文:其实就是按照自己心情来。
   
      郑恺:对。
   
      网友4273:最近红剧也非常多,一下子铺天盖地而来,不知道《我的青春在延安》要取胜的话,三位觉得在什么地方。
   
      郑恺:刚才就说了,我们戏在青春,和一般的红色戏不一样,一般的红色剧有的是说教的,讲大道理的,讲伟人的,我们不是,我们都是几个小人物,我们的伟人都是配角,我们以小人物的角度出发,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情感,有起到的大作用。
   
      孙骁骁:我们剧组的演员都很年轻,我相信很多人对那段历史会跟我有一样的感觉,之前是不了解的,不知道是怎么样的,包括在剧中也是这样子的,包括KK也一样,一起来了解。他们真的感动到我自己了,我真的感动到哭了,我自己都感动了,相信70、80、90后大家都会感动的,我们覆盖面还是比较广大的。
   
      范子文:所以是带着观众的心情在演戏,而且大家本来就是都在尝试的阶段,我们也不太了解。刚才说到我们是很青春的,也是红色的,这是我们的致命法宝。不知道三位会看跟你们同档期的电视剧吗?
   
      KK:这个问题问得好,我们也想看,但是拍戏没有时间。有时间的话,10点档就一定会在看《我的青春在延安》,之前会看《我的青春在延安》的宣传片,之后就会看《我们的青春在延安》的重播。有的时候像他们俩个做《舞动奇迹》,会没有什么时间。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