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红网 > 红网视听 > 正文

孙骁骁、郑恺、KK携新剧做客红网

2011/5/24 15:51:07 [稿源:] [作者:] [编辑:范子文]

(魏巍)

     郑恺:演戏说台词是要有逗号和句号的,主持人不行,主持人不能有空白,主持人一有空白就是播出事故,她一说台词就霹雳啪啦,但是这不行,这里要停,这里要顿。
   
     孙骁骁:而且我本来说话就快,一说他们就说你主持范又出来了,而且手势特别喜欢用主持人的手势来演戏。
   
     范子文:怕大家不明白。
   
     孙骁骁:而且特别搞笑的是演戏不能看着摄像机,主持人是要盯着摄像机,这个我很不习惯,我看着摄像机我觉得很亲切,我觉得看到摄像机就看到了观众,但是演戏不能看的。
   
     KK:而且眼睛还这样。
     
     范子文:还会偷瞄。
   
     KK:就是给个反馈,怎么样。
   
     范子文:这个是特别有意思的,和平常大家自己做的本质的工作不一样,也尝试到一些新鲜的。KK之前让大家认识到也是主持人。
   
     KK:其实我之前拍了很多戏,只是大家不怎么看。
   
     郑恺:他是学演戏的。
   
     范子文:也是科班出身,但是让大家了解的是主持,这块先进入到观众的视线,对他来说主持和演戏拿捏的应该比较好。
   
     孙骁骁:他是属于主持里面演戏演得特别的好,演戏里面唱歌唱得特别的好,唱歌里面跳舞跳得最好的,综合素质。
   
     范子文:这是多好的评价。
   
     KK:说实话跟他们演戏我特别的紧张,我也是戏剧学校毕业的,也拍了一些戏,我毕业7年,拍了6、7部戏,等于这七年一年有两三个月在拍戏,其他时间都在做另外的工作,对拍戏拿捏的没有那么的好。
   
     孙骁骁:可能就是天分差了一点。
   
     KK:别人看可能就是一个演员,在骁骁面前我可能拍过一些戏,如果有些戏处理不好的话,我会觉得更不好,尤其看到郑恺,看到他也会紧张,后来我也慢慢的练,我也是主持人说话的节奏比较快,就一是想怎么改变自己的情况,二是怎么适应对手,如果影响了对手的戏,那我们也没有办法更好的交流,因为戏是大家好才是真正的好。
   
     范子文:我觉得大家年龄相反,在这个阶段来饰演带有一些青春气息的红色戏,看起来对观众而言比较好理解。
    
     郑恺:我觉得这个戏跟一般的红色题材革命剧不一样,一般的红色革命剧是以伟人为主,观众受众群是年龄比较大一点的观众群,我们也有伟人但是像毛主席、周副主席都是以配角的形式出现,主要的主角是我们几个年轻人,可能播出以后对年轻观众更加有吸引力。
   
     KK:我觉得特别幸运的是,有这么多好的演员,那些老的演员来衬托起我们年轻演员,使整个剧情更丰富。
   
     孙骁骁:对,我觉得大家透过这部戏让我们认识到很多不一样的,比如毛主席、周总理,在以前的电视剧作品里面都是高瞻远瞩的感觉,但是这部戏会觉得原来主席就在我们身边,很近,特别是我,因为我跟他们的对手戏很多,我本来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女孩,突然有一天主席要找我,就觉得天啊,我紧张,而且说实在话,我第一天看到演主席的那位演员,我好紧张,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敬佩。
   
     郑恺:虽然知道演员不是真正的毛主席,但是化妆之后站在你面前还是会震惊。
   
     孙骁骁:有一场戏我去教主席学缝衬衫,他就在旁边跟我学的时候,我一下子就有想哭的冲动,主席就在我身边一样,所以我相信这部戏播出以后一定会给大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。
    
     范子文:像我们80后、90后平时在课本上看到的一些历史知识,现在化为电视剧,会比了解那段历史可能来得更加直白一些,大家也比较容易接受。这次是实地取景吗?
   
     孙骁骁:是,去到山西吕梁石楼县。
   
     郑恺:离延安不到500公里。
   
     范子文:一直都是呆在那边。
     
     孙骁骁:大部分戏是在那边,一小部分戏是在上海。
   
     KK:在延安那部分戏全部是在窑洞拍的,而且那里的景基本上跟当年一样的,而且住的地方也是以前的窑洞。
   
     范子文:拍戏之前有去过吗。
   
     郑恺:没有。
   
     范子文:去了之后感觉。
   
     郑恺:去了之后心都凉了。
   
     范子文:这个怎么讲。
   
     郑恺:那个地方在山西,很多当地人都没有听说过那个地方,那个地方是非常贫困的山区,在太原市要坐5个小时的车才到,我到时候已经半夜2、3点了,黑灯瞎火什么都没有,就一个小破宾馆,就是我们剧组的驻地,到了之后心都凉了。
   
     孙骁骁:特别的苦,我们在那儿洗澡也没有办法特别好的洗,因为宾馆的水特别的小,这也就算了,最厉害的是天气,中午的时候是沙尘暴,我从来没有见过,沙子是转着过来的,晚上就是下暴雪。
   
     范子文:人间冷暖都能感觉得到。
   
     郑恺:我们拍的时候是零下20度。
   
     KK:在那里拍戏,在那里会相对压抑一些,除了山没有地方可以去,除了生活条件上,还有心理上的,那个时候正好过年,大家这边在家里欢天喜地,那里特别的苦。而且我记得有一次我买大盘鸡,风沙过来之前还很嫌弃,很脏,后来听到那个风吹,边吃大盘鸡的时候还边吃土。
   
     孙骁骁:对,大家都觉得无所谓,还吃得特别的开心。
   
     KK:还挺好吃的,完全不在意了,每天都拌着沙子吃饭。
   
     范子文:可以看到大家当时非常的艰苦,不会像大家拍完之后过来宣传非常的光鲜,我会问到这部戏是什么地方拍的,石楼县是一个非常偏远的地方,人也非常稀少,在那样的环境下,对这部戏会有什么作用,会更加激发你们吗。
   
     孙骁骁:对,一开始我是特别的抵触的,因为从城市到那里什么都没有。我记得我们去拍一场戏,我在剧中住的窑洞的隔壁还有人住,真的有人住,一大家子住在里面,你会觉得特别的震撼,会觉得自己今天很幸福,那个里面真的有人住,睡的地方跟灶是联在一起的,家里就只有一间,就是说窑洞但是他们还是很快乐。
    
     KK:那是他们的生活习惯,我们从城市到那里生活会有一个反差,但是那里的人包括一些地理位置,经济没有开发好,他们还很缺水,我们去的时候也很节约水,在宾馆里相对能够洗脸,能够利用的水都利用,不要浪费水。但是那边的老百姓很朴实,很热情。在山西石楼县是没有演员的,是拍摄基地,尤其是过年的时候,北方人过年都很热闹,是休息的,把老百姓叫过来拍戏,他们真的很好,演的很真。
   
     郑恺:整个镇子上的老百姓几乎都在我们戏里参与了。
   
     孙骁骁:对,给了我们很多灵感。
   
     KK:看着对你笑,看着你,会觉得很开心,有的时候有零食也分给他们吃。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